风悠远了哀愁
铃声回响在耳边
时空只是慢慢摇曳着
再也挽不回曾经的童年
如果落花曾经有意
岂知流水亦非无情
乏了,乏了
却在今夕如醉般清醒着。

遥望夕落河滩暮,
聆听风扯叶落唦。
登堤叹息水清缓,
梦绝长空两界人。

断头不堪辱黄泉,
醉梦一景不解言。
瞧得花聚花又散,
天涯指使更昔年 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