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9年清明4月5日,没有雨,阳光不算明媚,感到了春暖花开的景象,昨天公司放了假,原本在厂里也有点事的,但想着回去烧纸,所以就没有留宿,直接开车回来了。

早晨起来,我妈已经在弄饺子馅了,说:“今天包水饺吃吧。”

我说:“挺好的,要不先把纸买了吧,一会我去下爷爷奶奶的坟。”

我妈便去对面买了一些纸币,今天我爸早上不知道因为哪家需要什么材料,一个人到市里去买东西了,只得我一个人去了,原本想带儿子去的,但之前有去过的经历,回来总是不太好,可能是吹风受了凉,亦或者小孩子看烧火不太好吧,所以迷信也罢了,避免这样的问题,还是不带他去了。

一个人开车来到坟包附近,拆开纸币用打火机点了起来,看着旁边竟然还有塑料花,后来才知道是我妈前几天和我大姑一起来过。

不算是第一次一个人来上坟,可是点火的时候感觉还是很陌生,一怕纸钱烧碎了,二怕突然熄了,重新点火是小事,但心里总会有点疙瘩。像我爸爸往常念叨的一样,要是烧碎了,就叨哏去银行换吧。但没有像我爸爸那样念念有词。(/噗)

总觉得今天的纸币有点多,蹲在地上腿都麻了,后来直接盘腿坐在地上,看着眼前的景色,想到很久以前的事情,我爷爷是本地人,从出生到死基本都在家乡,我奶奶是外嫁过来的,现在两人埋在以前的打谷的场地旁。这里风景还算不错吧。我爷爷在我没有出世前就去世了,没见过什么样子,包括照片都没有见过,只知道他的名字,还知道年轻时游手好闲光棍了好久,还知道有一次和我爸爸(我爸排行老三,那时候可能还没有结婚)两个人划船去捕鱼,结果不知道因为什么意见不合,然后两人气的船也不划了,坐在船上任水漂流,想想这两人的脾气,也是好玩了,哈哈。。。再多的事就了解的很少了,一晃死去已经30多年了。我觉得我的性格比他们好多了,没有那么暴躁,可是是否又太文静了些,文静的有些自闭?

看着这片熟悉的土地,我想当我有一天去世的时候,后世的子孙会不会也会像我这样来祭拜爷爷奶奶一样,来祭拜我呢?这种情感真的无法用语言来形容吧。

回家后,看着大桌子上摆着包饺子的材料,想起10多年前,我和妈妈还有奶奶三个人经常在这张桌子面前包水饺的情景,奶奶用擀面杖撵皮,妈妈和我包水饺,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。

只是现在换成了我和妈妈还有6岁的儿子,三个人在包水饺。。。

标签: none

添加新评论